某缺

一念无明,无始无明。

少天大大生日快乐~

手残渣缺表示…渣就渣了,自己开心就好~


「叶黄」遇妖手册(十八•终章)

且不论如何炮火纷飞剑光旖旎,一切都还是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兴欣众人虽然有新手有初来,有猥琐有话唠,但是基本的修行素养都在超一流的水准,简单的傻瓜攻略正在被完美的执行。

眼看着一寸灰乔一帆冰阵鬼阵放得不亦乐乎,围攻的诸人也只能暂避锋芒。叶修瞅着这空一记圆舞棍扫开旁人,伸手握住黄少天的手腕往自己怀里一带,顺便向乔一帆使了个颜色,后者当即开了鬼神盛宴。一片鬼哭狼嚎之中只听一声枪响,叶修一记飞枪带着黄少天从众人头上越过,又改成螺旋桨斜斜地往边上飞去。

千机伞改的螺旋桨带着两个大男人飞到底是不现实的,没一会儿就坠机了。

匆匆追来的众人看到的却是灰头土脸的黄少天正磨着牙拍身上的灰尘。

“老叶你也不过如此,你一定是年纪大了快在旁边好好歇着放着我来,看看我剑圣大大的风采,看招,剑定天下!”黄少天提了剑就往众人这边冲。

这一出当然吓了众人一跳,这是要单挑整个荣耀的节奏?

众人当中不知道是谁的苏沐橙毫无征兆地开了一炮,偏了,却不巧扬起了一片尘土迷了视线。

“别闹。”众人只听到叶修最后这么喝后一声,传送阵特有的白光一闪,便不见了两人的踪迹。

至此,荣耀联盟无功而返,声势浩大地打了个酱油后便在兴欣这个地主的盛情邀请之下将H市游玩了个遍,主客皆欢。

关键节点掉链子表示很无辜的苏沐橙自认修行欠锤炼无颜继续待在嘉世,主动请辞后欢快地带着行李投奔了一街之隔的兴欣。

至于叶、黄二人,天知道在哪里过上了逍遥快乐的生活。

End.



缺:

突然忙碌起来的缺想到了这个坑,匆匆盖了层浮土算作了解。

自觉非常羞愧,如果得空,定当把这块土拍严实了才搁上墓碑。

「叶黄」遇妖手册(十七)

两天之内,微草、轮回、霸图、蓝雨、烟雨,各家主力队伍齐聚H市,不明就离的人们还以为西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呢。

“老叶老叶,前三家也就罢了,蓝雨烟雨怎么也来一本正经赶过来了啊,是不是老叶你作孽过多楚妹子都看不下去了啊,不行我要打电话问问喻队。”黄少天感觉到兴欣外围熟人越聚越多,忍不住翻开手机找自家队长的电话。

嘟…嘟…“少天?”温润的声线。

“队长队长,你们是不是在隔条街的酒店住着呢我都感觉到你们的气息了,你们怎么也来了啊这都什么情况,都是熟人又没什么动作是不是已经开始够级贴纸条了啊。”

“还没有,荣耀总部要求带着出世的龙气回帝都,不过老叶在应该问题不大。”还没有…难道确实打算打牌来着…

“手残你总算心没黑透说了句人话。”旁边光明正大偷听电话的叶修表示赞同。

“这边人多口杂,话不方便多说,照顾好少天。”

“好,你放心。”

“嗯,论心脏确实你已经独孤求败了。对了,云秀妹子捎话说她已经带好墨镜买好爆米花准备看你们花式秀恩爱了。”

“什么叫花式秀恩爱,楚妹子我都好久没见了她住哪一间我现在就去找她PKPK,呃…我不打姑娘,那我也要义正言辞强烈谴责她,我们在这边腹背受敌正准备剑挑四方她就纯粹是赶过来看狗血剧的啊,我说一直不太过问世事的烟雨这次怎么行动得这么迅速…”

“对了老叶,周泽楷也来了。”嘟…对面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文字泡已经没什么干货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果断挂掉了电话。

“呃…队长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这都是被谁带坏了啊。”

叶修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不对,手残一直这么心脏的。”

这么被包围监视着兴欣众人心理也都不是个滋味,于是在陈果的提议下召开了一次严肃(随意)的作战会,商讨了下目前情况和对策,众人一致决定先要武力突围。

大致方案就是唐柔先上方锐迂回包子掩护魏琛压阵莫凡插空。

“咦,我呢?”找不到存在感的陈果问到。

“老板娘当然是等大局已定作为压轴出场。”

“那你和少天呢?”

“我们…”叶修拍了拍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文件,“这个吧,其实我这几天已经有点构思了,下面我把作战计划下发到个人,大家看一看有不明白的问我。”

众人翻阅,一阵沉默,我们都看不懂。

叶修居然把兴欣周边画成坐标图,作战计划居然具体到每个人几点几分在哪个坐标里,甚至直至最后大家都是重回兴欣小楼,也就是说这已经不是突围战而根本就是一场退敌战。这是打算以兴欣一己之力挑战整个荣耀的精锐部队。

天方夜谭一般的作战计划。

「叶黄」遇妖手册(十六)

王杰希毕竟也是坐镇一方的人物,这种笑里藏刀的言语平日里听得多了去了,镇定自若地接道:“不敢,没了嘉世的支持,你一个人也够荣耀头疼的了。”

王杰希见叶修也不作言语,便自己接着说下去,“只是…命令难违啊。命狐一事,只是些没有头绪的传言,有你和喻文州坐镇,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但是龙气出世牵扯太多,黄少天少不了去帝都一趟了。”

叶修面沉如水:“只怕是有去无回。”

王杰希自知确实如此,转向另一边的黄少天,“’少天,一年不见你也终于愿意化形了,还劳烦跟我们走一趟。”

黄少天自微草一行人入门就没出过声,只注意护着身后的小龙气,正愤愤不满欲出声却被叶修拦下,叶修依旧那副泰然模样:“命之龙气,自然应该回归名山大川鼎镇一方昌隆,小龙无知,只是个时间问题,它自会离去,如果落到居心叵测人的手里,后果可真就不堪设想了。”

“你知道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黄少天面带霜色,寒声道:“就和当初奉命追拿我一般,生死无论?”

一句话堵得王杰希哑口无言。

“这样,大眼,兴欣再小也是荣耀分部,这小龙气暂且由我们看护,我们也会积极让它回到它该去的地方,你看可好?”

“这…”

“自然不行,”魏琛冷哼一声,“这大小眼的家伙带队前来那必然是有人眼馋龙气,坐不住了。”

“你…”

“别什么你啊我啊的,这第一次见面当我这个老家伙老眼昏花的没瞧见,你们速速离去,要是等我看清楚了是敌非友,呵呵…”魏琛态度强硬起身送客。

“前辈…只怕…”不等王杰希说完,魏琛一直扣在手上的符咒骤然射出,擦着王杰希的面颊射出窗外,接着那边就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

看到王杰希抹着脸上擦出的血痕,魏琛嘿嘿一笑,“年纪大了准头都不行了,唉,我觉察窗外有宵小窥探,没想着误伤你了,意外,意外。”

“感谢前辈提点,我这就出去查探一番。”王杰希如是带队离开。

“这大小眼儿还真好说话?”魏琛望向叶修,他退役得早,没和王杰希打过交道。

“他也是听命行事,自然没必要自己来吃这个亏,只是不知道外面那个…是他们的人还是别家的。”叶修笑了笑,“老魏装那什么很到位啊,从人家进门就开始憋那道符箭,看把人家吓得。”

“还不是为了给你压阵,容易嘛我。”魏琛抬脚踹了下稳坐沙发的叶修,“快挪挪屁股让我坐下来好好休息休息。”

「叶黄」遇妖手册(十六)

“好了,现在盯梢着的探子们应该都把消息传回去了,我们可以猜猜哪家第一个到?”叶修正巧吃完早饭,凑过作势来想摸小龙气,后者自然对这个把自己关了一夜黑箱子的大魔头很是畏惧,一下子蹿开数米,叶修的魔爪顺势就落在了黄少天的衣服上,使劲按了按留下两个油兮兮的大手印子才满足地撤回来。

“靠靠靠靠,老叶你除了损人不利己还能干些别的吗?”黄少天这才发现叶修的不良行径跳起来扑倒作势要咬。

秀恩爱死得快……欣兴众人表示不能忍。

“微草分部应急处置小队申请正式交涉。”门口突然传来动静,这种正式到访陈果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叶修。

“帝都果然第一个坐不住了。”叶修熟练地敲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老板娘放心,一切有我。唔,一凡和微草颇有些渊源,那就包子好了,包子你跟着老板娘看看情况去。”

“好嘞!”包子欢快地受领了任务跟着陈果往外走,陈果默默表示刚刚还真挺放心现在看来都是错觉啊…谁来都好除了包子。

微草来了王杰希、许斌、刘小别、高英杰四人,被包子轮番的星座血型问蒙之后,跟着陈果进了屋子。

“王大眼!”叶修看到王杰希一声外号就脱口而出,欣兴诸人一看果不其然,纷纷低头闷笑,微草自家新人自然不好在这种时候跟着欣兴的一起灭了自己威风,面上一片严肃,但看略有抽动的肌肉想来也是忍得艰难。

“老叶你这家伙真的来欣兴猫着了啊,果然是祸害遗千年。”王杰希和叶修也是极熟,当时叶修在嘉世黯然离去的时候曾扼腕叹息,但现在……有这么个恐怖的潜在对手存在感觉不太好,“咦,您是……蓝雨分部的魏前辈?。”王杰希看到叶修身边同样吞云吐雾的男子,着实有些惊讶,虽然王杰希出道的时候魏琛已经隐退离开了蓝雨分部,但是关于这个男人的资料王杰希还是多多少少见到些。

魏琛听到王杰希的敬称,却不动身,只夹着烟点了点头示意,态度不言而喻。

黄少天、叶修,再加上一个蓝雨前首席,这下着实有些难办了。

交涉事宜自然不需要王杰希亲自上阵,手下们在会议室那边虚与委蛇,说着些无关痛痒的场面话,而休息室这边却都是明白人。

“大眼你亲自带队,可是看上了我家少天小狐狸?”正值大家虚情假意地一团和气,叶修也就这么貌似随意地问了出来。

 

初试水彩…

渣图留念~


「叶黄」遇妖手册(十五)

先是叶修唐柔,再有莫凡魏琛,兴欣终于有了点荣耀分部的样子。

这么好些人自然不能都挤在网吧里,陈果忙前忙后租了一栋小楼,里外修砌一番又添置了许多家具,一楼办公二楼宿舍搞得倒也有模有样。

期间叶修不知道又猥琐地埋伏在哪里弄来几个新人,频频神来一笔的包子入侵包新荣、乖巧少年一寸灰乔一帆、理论无敌昧光罗辑、战5渣大牧师小手冰凉安文逸,和离奇地被叶修劝服了改邪归正弃盗从良却猥琐不减的方锐,陆陆续续竟也逐渐把这小楼给填满了。

期间风平浪静,连一波打酱油的人都没有。

“奇了怪了,命狐现身怎么各大势力一点动静都没有。连小喻都只打个电话交待好吃好喝,不要着急回来,这…大家突然都看破红尘了吗?”魏琛抽着烟无所事事。

“大家都不吱声你还不乐意?真是天生的搅屎棍啊。”叶修抽着烟无所事事。

陈果路过没好气地看了两老一眼,“看你们闲的,方锐唐柔包子他们任务都接了不少,你们就算划划水也好啊。”

“哦?”叶修尾音上扬。

“别…”方锐扶额,“这两货妥妥的卖队友的节奏。”

“最近怎么不见狮子座?”包子转移话题。

“谁是狮子座?”众人问。

叶修扛着众人压力:“少天最近忙着养伤呢,说不回复实力不出关,出关了之后在座诸位挨个PK啊。”

众人一致遍体生寒,和高手PK自然收益无穷,但是黄少天小狐狸的垃圾话实在是…没法免疫啊。

这一晃又养了大半个月。

“快醒醒快醒醒,老叶老叶,有个不大不小很棘手的麻烦。”黄少天小狐狸半夜杀进房间摇醒叶修。

“少天,怎么?”叶修揉着眼睛看着自己小狐狸。

“有一条小小的天命龙气不知道从哪里摸过来偷吃我溢出的妖力。”黄少天伸手随意划拉了一下,淡黄色的妖气搅动,一条透明的巨大身影显现出来,鹿角牛头、长须微动、体似巨蟒、四爪虚张,正是一副真龙的模样,但看它身形飘渺、精气四溢,却并不是传说中的真龙神兽。

黄少天摸着这条龙气的龙角让叶修瞧个仔细,“它估计也是寻着所谓天命的味道找过来的,命狐能不能影响天下局势不知道,龙气绝对是一种能够影响大气运的存在,自古龙气都是常伴在千古帝王左右的,现在这么活生生一条出现在我们面前这可如何是好啊。”

“唔~先睡觉。”叶修按下还在激动的黄少天小狐狸,放在自己身边,盖上辈子继续睡。

见龙气还睁着铜铃大眼盯着不放,又掐了个诀把这条可怜的小龙气封进了…唔…叶修稍作犹豫…接着把小龙封进了衣柜里。

一夜清梦。

次日,接近中午黄少天小狐狸才起床,迷迷糊糊还当做在自己房间打开衣柜,看见龙气委屈地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尾巴尖尖紧挨着鹿角,眼泪汪汪。

“啊!叶修你不要把奇怪的东西放在衣柜里,幸好我心脏强健不染吓都被你吓死了,咦,这玩意…是昨天那条龙气?”

“是啊,”闻声而来的叶修还叼着油条,说话瓮声瓮气的,“招来这么个东西可怎么是好?”

“嗯,”黄少天点头,“如今龙气大多镇守四方镇压着国之气运,这么一小条应该是从哪里偷偷溜出来的还是赶紧给人家送回去才好你说是不是。”

叶修摸摸黄少天的头发,眯着眼睛:“少天居然这么懂事,枉我还合计着把它做成吉祥物半年待兴欣半年待蓝雨,你这么懂事我就代表兴欣收下了啊。”

“就你没个正形,引导着国之气运的命龙的主意都干打,代表全国人民谴责你。”

黄少天洗漱完了下楼,小龙气此时正在大厅里面被陈果、包子等人轮番玩耍,看见黄少天立马逃离苦海可怜兮兮蹿过来,围着黄少天转悠了两圈,偷偷地吃着黄少天的妖力。




缺:

缺和黄少天小狐狸一起悠哉了半个月。

唔~完全没有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唉~

「叶黄」遇妖手册(十四)

兴欣接到的第一个A级任务就这样惨淡的落幕了。




叶修全身脱力任人宰割地在医院里躺了几天,黄少天无意冲破了封印妖力紊乱一时半会动用不了,损失惨重。




当时守在悬崖之上的陈果、唐柔却有所收获。唐柔虽然初出茅庐没有经验,但凭着自家传承和自己超强的作战天赋,不但生擒了布设层层埋伏的何首乌妖怪,更捉到一个暗中窥探的人类。




等叶修出了院了解前后种种,逼得何首乌妖怪交出了一小瓶血脉精华,和荣耀总办公室沟通了用来结算任务,倒也没伤它性命。




至于唐柔捉到的人类不太好相处,整日不言不语的。也是叶修多方打听了之后了解到此人名叫莫凡,本事高超但素来独来独往,倒不是什么组织故意派来的,只是听说兴欣这么个小分部接了这个任务跟在后面打算捡漏子,被唐柔这个新人捉住完全因为莫凡当上不巧离黄少天妖力爆炸现场太近,被炸的七晕八素的还没缓过神来正巧撞到唐柔的枪口上了。




这么一无组织的高手叶修倒是很感兴趣,耐着性子磨了几天倒也劝说人家留了下来,只是仍然几乎没有交流,游离众人之外,叶修也就由了他去,就当兴欣新买的木桩摆饰什么的。




黄少天小狐狸自任务回来一直情绪不高,连文字泡都比平常少了很多连陈果都不太习惯了,照顾了叶修没几天又活蹦乱跳之后就提出来要回广州。




“你这样回去我可不放心,等再过一阵子好歹你妖力都恢复了再回了不迟。”叶修当然不肯,使出缓兵之计。




这些天相处大家差不多都忘记黄少天是蓝雨的人了,陈果和唐柔自然也是纷纷挽留。




“我来这边就是看看叶修,耽搁时间太长喻队大概也会有意见的。”黄少天拿出喻文州来挡箭。




“你的想法我还是知道的,”叶修也没管黄少天,转过身来跟陈果解释,“那会儿出了点状况,接下好一段时间估计满世界的人类和妖怪又要开始疯狂地找少天麻烦了,少天想走也正常,要不我带着少天避避风头?”




“这有什么好避,来一个就杀一个,来两个就杀一双!”陈果还没做反应,倒是门外走进来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语气很豪迈。




“魏老大!”惊喜的黄少天。




“老魏。”表现得…呃…也算惊喜的叶修。




魏琛揽着黄少天的肩膀:“少天都长成大人了。”




“所以说你不服老不行啊。”一边叶修悠悠地插刀。




“几年不见老叶你怎么还这德行,见到我都不惊喜一下,少天还是好孩子啊。”




“我估摸着你昨天就该到了,是不是年纪大了腿脚都不好使了?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魏琛,蓝雨前队长,老朋友了,想来是听了少天出事就火急火燎地赶来帮忙的吧?”




陈果、唐柔对荣耀历史了解不深,不过这蓝雨前队长的名号还是把两人深深的唬了一把。




晚上自然是陈果做东一顿好吃好喝,桌上魏琛把酒言欢好好追忆了一番似水年华。







缺的持续掉线:




缺入了一个游戏本~最近玩游戏热情高涨,求推荐~




单机网游皆可呀皆可,求推荐求推荐~




缺要玩物丧志,要有坑不填!

「叶黄」遇妖手册(十三)

黄少天再醒已经日上三竿,具体也不知道是几点,刚睁眼就看见还保持着之前姿势的叶修,忙自己起了身:“老叶,你个心脏对自己人还用这种催眠的手段,年纪大了还这么干坐一夜行不行啊不行别硬撑。”


叶修似笑非笑看着黄少天,“问我行不行,要不你试试?”


黄少天稍微反应了一下这才脸红到耳朵根子,推开叶修站了起来,“叶不羞!”


草草洗漱又随意吃着些干粮填肚子。


“怎么上?我现在放在武侠小说里基本上算静脉寸断武功尽废啊,话说你们人类各种术法层出不穷怎么老你还不会飞?”黄少天就这矿泉水啃压缩饼干,一点没耽误说话。


“听说狐族个个倾城倾国妩媚动人,少天,你怎么一点没那个意思呢?”叶修笑眯眯地反击。


“你去死老叶我是男的怎么倾城倾国怎么妩媚动人,来PKPKPKPKPK!”


叶修一把握住黄少天张牙舞爪扑过来的胳膊,顺势往怀里一带,“别担心,长得不好爷也不嫌弃。”


“什么叫长得不好看你也不嫌弃,你看你肥肉都堆得一层一层的两眼无神目光呆滞的我怎么瞎了眼喜欢你,退货退货!”黄少天小狐狸这些年和人类打交道却是没学来人类的虚与委蛇,顺着自己本心,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叶修怀里继续啃饼干。


待黄少天吃饱喝足,叶修又用了电矿泉水把他手脸擦赶紧,才拍拍自己肩膀:“来,我背你上去。”


“这么高你真当自己是神了想爬上去?还背着我我好歹也有一两百斤啊,人类的身体真麻烦要是我还是个狐狸模样就能坐在你头顶上你也爬得轻快。”黄少天一脸嫌弃地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腿。


“别闹,你要是还是狐狸样我早摔死了哪来头顶给你坐。”叶修揉了揉黄天的头发,把自己双肩包给黄少天背上,又拉着黄少天的胳膊环上自己脖子在前胸交叉,看黄少天使不上劲担心半路上出问题,又找了条长绳把黄少天仔细捆在自己身上,架了他的腿放在自己腰间,在原地蹦哒了几下试了试牢固程度。


“老实说我有点紧张。”黄少天自小属于伸手敏捷型的,还没来过这么一出,咽了咽口水。


“放心。”叶修握了千机伞双腿发力使劲往上一跃,待上升的势头到了劲头的时候向下一记飞枪,又生生往上冲了数米,这才伸手握住崖壁上的石块,身体贴着山崖。单手给枪形态的千机伞填上一发子弹。接着又是足下用力往上一跃复又飞枪。


如此往复,一路无话,期间倒是一次失手都没有。


大约过来四五个小时才攀上崖顶,叶修浑身虚脱地伏在山崖边上怕压着黄少天,四肢克制不住地颤抖,连解开缠着黄少天的保护绳都做不到。


黄少天自己挣扎着解开绳子,全程他并未需要出一点力气,此刻却也是双眼通红,牙齿将下嘴唇要出一排血印子。


黄少天将叶修翻过身来仰面躺着,嘴巴抿成一线面无血色地给叶修按摩手脚。


“我说放心的吧。”叶修缓过一口起来看着黄少天有些慌张,出声安慰。


“省点力气不说话没人当你死了。”听到叶修出声,黄少天一窒脸色更加苍白。


“可来人了啊,让人看见夜雨声烦哭得跟受气小媳妇似的可要笑话你的。”黄少天其实一滴眼泪未掉,叶修看黄少天脸色极差想伸手去摸,无奈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还是黄少天自己拉了叶修的手来放在脸颊。


不远听到动静走来的正是陈果、唐柔二人,看到这边的惨况立马过来救人。

「叶黄」遇妖手册(十二)

踩到谷底叶修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再生变故。

谷底灌木丛生杂草疯长,几乎没有能够下脚的地方,叶修好一手搂着黄少天的腰一手持着千机伞变换成刀形态开辟出来一小片空地,将昏迷不醒的黄少天放平。

好在方才一番波折之中叶修的背包倒也没有丢失。叶修先翻出来一包湿巾将黄少天满脸的血擦了擦,这才露出苍白的面孔。

“咦,样子倒颇为俊俏。”叶修把了把黄少天的脉象,妖力紊乱、内脏有些出血。看情况附近是找不到医生了,又没什么别的好办法,于是稍微回忆了一下念了个回复术,呃,颇为蹩脚,还是趁着天色昏暗才勉强能看到黄少天身上一闪即灭的微弱白光,但毕竟聊胜于无嘛。

眼下已经入夜,湿气很重,叶修找了些干树枝升起来个火堆,又给黄少天用干树叶和防水布铺了个隔绝凉气和湿气的简陋小床。

黄少天悠悠转醒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守在火堆旁边使劲抽烟的叶修。

“叶…咳…”黄少天一出声发现嗓子干哑在闹罢工,好在叶修还是听到了,拿了瓶矿泉水走过来扶起黄少天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就不给他喝了。

“老叶你还是不是人啊水都不给喝虐待病号啊你这是,等我回去了一定要给喻队告状!”

叶修呵呵了一下,“怎么,你这样还敢回去见喻队?”

“呃…”黄少天一下子就蔫了,苦着脸问,“老叶,你说喻队会不会打死我。”

“不会,”叶修摇着头,“只会让你想死都死不了。”看黄少天楞在那里好像回忆到了什么糟糕的事情,也不继续逗他,摇了摇手里的水,“你肯慢慢喝我就给你。”

“嗯,嗯,慢慢喝。”黄少天应和着伸手去抢,哪知抢来了连半瓶矿泉水的重量都握不住,倒是被叶修扶着才又喝了几口水。

“你还真当你没事人,这会儿你就是个破麻袋别闹腾了。”

黄少天也是一脸郁闷,“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化身这种小术要是平常循序渐进慢慢修炼基本上是个妖怪都搞得定,唉,这次是大意了没想到其中因果牵扯太多竟然把当年那些老和尚封住我命狐气息用来瞒天过海的封印也冲破了,你看我现在一点劲都使不上一点妖力都调不动也就罢了,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吐槽的’命’又要开始转动了,天啊真是不让人消停了。”

“嗯啊,真的是没法消停了。”叶修抽着烟望着不知道哪里,“你再休息休息,等天亮了我们想办法出去。”

黄少天往边上让了让身子,拍拍床示意,“你就打算一点不睡了?”

“不睡了,我抽根烟就好。”叶修倒也没拒绝黄少天的好意,坐到了草床上却没有躺下,而是让把黄少天头枕在自己大腿上,摸着他的头发,声线带着蛊惑的意味:“快睡吧。”